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家巷

知者 智者 知智者 智知者 知源者 智缘者 来此一聚 智者见智

 
 
 

日志

 
 

《爷爷走西口》  

2017-04-13 22:51:57|  分类: 智家人期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家人》第四期
2017年4月发刊
栏目 智姓故事
题目 爷爷走西口

爷爷走西口
智秀梅/口述 智喜国/编辑
2017*04*08

第一篇 爷爷 智清理

爷爷,生于1895年,1911年大清朝就完蛋了,中华也 建立民国了,生活可没好什么,穷人还是穷,富人继续富着,就是男人后脑勺子上的辫子没有了,可又添了兵慌马乱,生计是越来越没有法子维持了,就在父母不愿和盼望的目光中,17-18岁的智清理,就是后来我的爷爷,走出定襄,出了忻州,过了马邑,匆匆的向杀虎口关城走去了,也不敢回头看后面抹着眼泪的父母和哥哥。
爷爷,家中兄弟行四,就他念过私塾,知书达礼,待人接物是懂规矩的,虽然兄弟排行最小,在父母眼中是寄于厚望的,一是减轻眼下负担;二是混个营生手段娶妻生子;三就是为家族的生存做些支撑吧!
杀虎口在朔州市右玉县境内,是晋蒙两省交界,也叫西口,明朝抵御征战常有,就命名为“杀胡口”。 清朝以后这里成了“走西口”的必经之路,民国冯玉祥队伍进驻,为缓和矛盾,促进贸易更名“杀虎口”。 走出此地就是离山西上了内蒙古高原了。
因定襄有山西老乡在包头做生意,有人熟悉就投奔去了,经老乡指点做保,在当时归化、绥远包括外蒙古都很有名气的"大盛魁"里,做学徒、当伙计,十年以后还当上账房先生,伙计都称其为“智先生”了。
好景不长,大盛魁在外蒙的生意,由于外蒙政权更迭,俄罗斯的干涉,两处分号血本无归,大盛魁终于撑不住了,到1929年彻底破产了。这时爷爷已经34岁了,十七年的努力,有了钱,买了房,娶媳妇,成了家。自己也当了爸爸。我父亲就是在包头那会儿出生的。
大盛魁掌柜的都破了产,账房先生也无用处了,虽然也不再做账房先生替人管账了,可为了养家糊口,抚育子女,只好做个小生意维持生活,但爷爷为人讲义气,慈善仁厚,待人热心,熟悉的人,乡邻们还是尊称他为“智先生”。
抗战时期日本鬼子到内蒙扶持德王成立蒙疆伪政权,那一年爷爷就离开包头去了五原县。本来是想躲日本人的,结果到五原县还被人家给人强制当上了伪保长。
爷爷虽然当了五原蒙疆伪政府的一个保长,解放以后也没有受到什么批判和或斗争,倒是他的“义气”害了他,由于不能主动揭发检举坏人,再加上原来当过伪保长的身份,被判处二年徒刑,坐了两年牢。一九五三年底刑满释放。爷爷1954年就到一家木匠铺給工人作饭挣钱了,1956年公私合营后成立了五原木器厂就当了炊事员,1958年因病去世了。
爷爷释放回来时,我己经八岁了,为了让孙女能念书,就把我从乌拉特前旗爸爸那儿接到五原,去了五原回民小学读书。
听奶奶叨咕说爷爷是个老实人,当保长时也没有做啥伤天害理的事,倒是利用职务之便,救助了一位被日本人追赶的姑娘,这姑娘在走投无路之下,情急无奈跑进了到爷爷家,这姑娘也是机灵,进屋就上炕里坐下,和爷爷奶奶说:智保长救救我吧,话音刚落,日本人尾随进来,屋里瞅了一遍,眼睛落到炕上的姑娘身上。
日本鬼子瞅着父亲,用手指着姑娘说:这是怎么回事?爷爷假装糊涂,战战兢兢地指着奶奶说:这是我老婆。鬼子指着姑娘,爷爷楞楞的瞅着姑娘说:这是咱家丫头。
日本鬼子心有不甘,转了一圈,嘀咕道这是怎么一回儿事?爷爷倒水、点烟、让座位、陪笑脸也没管用,日本鬼子站了一会儿,不知道是想起什么,转身又瞅了一眼悻悻的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离开了。
屋里的人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都出了一身冷汗。谢天谢地,总算人没有遭到祸害。过了许久爷爷把信传给姑娘家,父母千恩万谢地把姑娘领回去了。
一九五八年爷爷智清理因病去世,享年六十三岁。当时正是我念小学五年级。也许那时年纪小,也不知道爷爷得了什么病,也记不得看没看医生。也许只知道读书,读书读傻了,只记得爷爷慈祥的面容瞅着我写字做作业,或者静静地听我读书。偶尔叮嘱一句,可要好好读书啊,眼中流露出充满希望的目光。
我己经七十一岁了,爷爷离开我们五十九年了。忽然觉得爷爷很值得人尊重地,虽然爷爷生不光荣,死不伟大,但爷爷是完成自己父母交给的任务,家庭负担减少了,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了,也为家族给予了资助。现在想起爷爷让我读书,供我读书,我没有说一句感谢的话,老人家己经做古多年了。真是有些慚愧,清明时节和本家说说,我心情得以舒展。
记不得那位伟人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不犯错误,一种是已经死了的人,一种是还没有生出来的人。
接着上面的名人名言,我说两句孙辈不该说的话,但我这古稀年龄的人说说无妨:
爷爷曾做过蒙疆的伪保长,既使无罪也有过,但爷爷也为此被政府判刑坐牢,他用被惩罚来赎回自己的罪错,用诚实的劳动养家,用自己劳动为自已送行。
爷爷正寐寿终了!
爷爷不会有错了!
爷爷可以安息了!
鞍山智喜国编辑
2017*04*10发文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