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家巷

知者 智者 知智者 智知者 知源者 智缘者 来此一聚 智者见智

 
 
 

日志

 
 

《爷爷走西口》续三篇 “传奇”智秀梅  

2017-04-15 13:16:49|  分类: 智家人期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家人》第四期
2017年4月发刊
栏目 智姓故事
题目 传奇智秀梅
《爷爷走西口》续三篇
“传奇”智秀梅
智秀梅/记述 智喜国/编辑
智喜国在加入巴彦淖尔智姓群里寒暄之后,问道:咱群都是山西走西口过来的智姓人的后裔吗?我当时正在看微信,顺手我打了两个字“ 是的 ”,又说,我今年71岁了,爷爷就是走西口过来的定襄人。
喜国本家随后就问:秀梅本家是老师吗? 我又顺手我打了两个字“ 是的 ”
喜国本家又说:秀梅老师,我可能有你的资料。
我心里奇怪,就和他攀谈起来,喜国本家说,老早就知道内蒙有个智秀梅老师 ,今天入群后觉得你可能就是,所以就顺便问问。 他告诉我,最近要编撰《智姓教师名录》所以对老师很注意。 并嘱咐最好自己写个简历,方便入录。我顺嘴答应了,并没有动笔。
第二天几乎忘了究竟和他聊些什么,结果是喜国本家整理个聊天记录,让我审核。哎呀,这个本家是办事认真又实在,写文章的能力还可以,和我这语文老师比较也不逊色。没有办法就给写了如下的简历。
可他总是有问题提出来,让我回答,爷爷、父亲,叔叔、姑姑回答了好多遍,还是有问题提出,即使是聊天,也是总是谆谆善诱,我不知不觉顺着他的思路走了,从清明之后开始,说了,写了,几个回合下来四篇文章《秀梅访谈》、《爷爷走西口》、《良华二叔》、《“教师”智良贵》就像是信手拈来一般在他的编辑下就发出来了。
特别是关于父亲的那篇,经他鞭辟入里 的分析,不仅把父亲原来真实情况写出来,还消除了我的心中的隐隐的怨恨,回头看看文章,还真让人同情,是真正的恨铁不成钢心情的表达。这样一来,文章编辑完了,我也释怀了,真的有了想父亲的感觉了。从心里有点佩服这个小我三岁的东北本家了。
我的简历也不敢不认真对待了,写在这里,大家可以和我们一起阅读吧,要不是碰上这个好心的本家,我可是不愿意将伤痕示与大家看的。
爸爸智良贵,他刑满释放的那年,也就是我入五原回民小学念书(现叫团结小学)的1953年,他在城里待了大概有一年,生计无着,就带着我妈和儿女们到更远的乡下去当了农民。爷爷奶奶怕我失学,也许考虑儿子生活困难,把我留下了,让我继续读书,一直在爷爷奶奶身边读书到一九五八年,小学马上毕业了,爱我的爷爷却突然去世了。
爷爷走了生活还在继续,只是自己不知生活的艰难,那时候读完小学五年级,是有一批孩子不能继续学业的,不是都可以念到六年级升初中的;可能是因为学习好,也可能是幸运,我不仅念满六年级,还在1959年被保送到五原一中读初中。之后的学习期间的花销都是姑姑还有二叔资助的,这些事长大了才知道。
1962年初中毕业,五原一中200人考高中,那时巴盟七个县旗就招收三个班150名高中生,五原一中考入17名, 包括2名女生,我是其一。1962年9月进入杭锦后旗一中念高中,就是现在的奋斗中学。
天不作美,命运弄人。1965年高考由于父亲历史问题受牵连,肯定能有些影响,可万万没有想到是母校杭锦后旗一中在我的考生报考表里写上了“不宜录取”的字样,并加盖了印章以示郑重,母校如此断言那个高等院校敢录取呢,考试分数高低也必定是“名落孙三”,后来知道学校共有19人被做如上处理,真是可恶之极。
不久,在“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号召中,我成了下乡知识青年了。实际当时多数人还不知道,或者也没几个人真正知道“知识青年”的称呼。我被分配到乌拉特中旗,在那里劳动生活七年多。 这里是真正的牧区,离中蒙边境直线距离有七-八十里路。交通闭塞,很少有外人来,凑巧1965年我到大队报到的第三天的,四清工作队就进了村。
那年月还没有大规模的知识青上山下乡的运动,毛主席指示还没大张旗鼓宣传呢,牧民们对我这个不速之客并不理解,还有人怀疑我是让学校打成右派,下乡劳动改造,就这样子人们众口铄金,以讹传讹,我就成了牧民嘴里的“右派学生”了,那时思想幼稚单纯,没有啥察觉,还在那里正经八百地组织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呢。
第二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农村牧区也在斗争地富反坏右、走资派。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隐忧,还是其它啥原因,心中忐忑不安,没有想到,毫无预料,灾祸降临了,忽然有一天,把我拉出去批斗。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看不见,听不到,只有委屈,惊悸伴着泪水和抽泣。我被批判,被陪斗,被揪头发,被推搡着,被压低头。我麻木了,我天旋地转的晕到了。
我醒过来,我心委屈,放声大哭,没有人理,也没有人陪伴我,那年我正好20岁,孤独冷漠,伴随着我的只有羊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感觉似女子版的“苏武牧羊”,可离北海还好远,我抱着羊铲,他手持符节。苏武十九年归汉,我不知那年出头。
白天就是羊群围着我,一会儿在我前面,一会儿离我好远,我头低着,怀里抱着赶羊的铲,随着羊群飘忽而去,一会儿山坡,一会儿谷底,一会儿山上,像一个游魂儿,没有目的的追随着羊群,在高高的山顶上,甚至都没好好看看蓝天。
一天又飘飘地来到山巅,楞楞的向下瞅着瞅着,好似有百丈深潭,万千思绪,理不开,剪不断,胡思乱想,愁肠百结,想着想着就在山顶上哭起来了,自己鼓励自己,咬咬牙下定决心就跳下去吧,从此就可一了百了,再也不受白眼,再也没有罪受。闭上眼睛,往下一蹲,往上一蹿,蹦了起来,如坠五里雾中,结果软绵绵地摔倒在羊群身上。
羊群不知什么时候,从身边挤过来的,簇拥着我。像似涌动的白色的海浪,把我从深渊推到岸边一样,羊群把我从悬崖边拉了回来,花样年华的人却和死神打了一次交道,没死成,是天意,还是懦弱,是偷生,还是苟且,我说不清楚了,幸运的是我又活下来了。但是我就像似得了一场大病,好端端的人就傻了,1968年糊里糊涂地就嫁人了。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在乌拉特中旗乌兰公社友谊大队总共七年时间,到1972年被安排乌拉特后旗当待课教师,又经考试录用在乌拉特后旗一中任物理教师。开始当教师的七年中像似在巴彦淖尔七个旗县中做一次六道轮回的体验,七个县旗到过六个,1979年才被调到临河巴盟体校,身心渐有恢复,精神创伤开始弥合。
不久盟里开始平反冤假错案,1982年给我平反,我是最年轻而拿公残证的人,情势开始好转了,下乡也计算工龄了,孩子可以安排工作。可我孩子小不能安排,公残检查没定级,补贴也没有,知青工龄倒是算了,可又都合到全国知青的政策里,反正是特殊利益一点儿没沾上。
自我解嘲是“狗咬尿泡空欢喜”,话又说回来,政治上给平了反,那时可是个大事情。因此1982年我顺利考上巴彦淖尔盟教育学院,没人说我“不宜录取”了,时隔十七年总算是走进了大学校门,在汉语言专业学习两年,就是现在的河套大学。毕业后在临河巴盟体育学校当语文教师。
毕业工作几年后,1988年全国教师开始评定职称,晋升中学一级教师,1993年晋升为中教高级教师职称;紧接着论文在《体校语文课也须贯穿德育教育》在《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发表;又有论文《浅议激发体校学生学习语文的积极性》再次同刊发表,这优秀、那先进的表奖也跟着来了。有种“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感觉。
幸福的日子过得块,忙着忙着我就到站了下车了,2000年从巴盟体校退下来。这就是我平淡的一生,没有辉煌,平平凡凡的中国老百姓。可以荣耀的就是,我是中学高级教师,简称高教,用本家喜国的话说,我是:坎坷的经历,丰富的人生。不停的努力,幸福的晚年。 我回他说是:安慰。
喜国本家说,不是安慰,你生活的很真实。 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 什么样的出身,也得经历坎坷,挫折。应该把它当财富看。我也觉得他的话对,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不同。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大背景下,欣逢盛世,环境宽松,只要振作,每个人都会有精彩的人生的。
为自己曾经的成就喝彩!
为夕阳银发的幸福喝彩!
本来是要写简历的,不知不觉就写成这样,不知是什么文体了?看看文不对题,就叫《“传奇”智秀梅》吧,也好交差。
2017*04*15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