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家巷

知者 智者 知智者 智知者 知源者 智缘者 来此一聚 智者见智

 
 
 

日志

 
 

智王寨纪事之三 乡民庇护所  

2017-04-15 13:30:44|  分类: 智家人期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家人》第四期
2017年4月发刊
栏目 肇始渊源
作者 豫智书生
智王寨纪事之三:
智王寨-乡民的避护所
智王寨东西长300多米,南北宽约400米,是一个圆得近乎于方、方得近乎于圆的不规则图形体。从古至今主要有三条街道,东寨门自东向西一条道纵贯寨子,西寨门在此北边自西向东一条道穿寨而走,一条南北大街横贯全寨。东西寨门不在一条中轴线上,南北相距约100多米,由此可见两个寨门修筑的年代不同。
据传智王寨墙修筑于明朝,有数百年的历史,后来逐步加固,至民国时期达到完备和鼎盛。智王寨有东西二个高大的门楼,四周为坚固的寨墙。在寨子东南、西南、东北和西北方向的寨墙上各修筑一个炮楼,寨墙外是4-5丈宽、数米深的护寨河(乡民们俗称为:海河,随后笔者将专文记述海河)。在宽阔的海河上东西各有一个吊桥,是进出寨子的唯一通道。
说起寨墙,可以用雄伟和坚固两个词来形容。寨墙宽约二丈多,高数丈,外墙为砖砌,内墙是用厚厚的黄土夯实—俗称寨隍,寨墙上面有一丈多宽的人行道,是专供护寨人员巡防的通道。修筑寨墙的青砖是特别烧制的,而不是像现在建筑用的普通砖头,一块重约20斤(俗称18斤重的大砖头、以前16两为1市斤)相当于现在建房用砖的5-6块重,记得我小时候一个人根本搬不动那样一块砖。说起当年寨墙的高,在世的老人说站在寨墙上看,墙外生长多年的大树都比它矮。
东西二个寨门皆为砖木结构,比寨墙高约一丈多。门楼下面是用砖砌的拱形门道,有十几丈长,两丈多宽。夏天,门道里很阴凉,中午从田地里劳作回来的男男女女总要在寨门楼下歇歇脚,凉快一会儿,不干活的老人和孩子,会整天在那儿避暑纳凉。
寨门道很宽,可并行两辆大马车。门道口有两扇大铁门,说它是铁门有点夸张,其实是用厚铁皮包住的松木门,上面用铆钉铆着。铆钉也是特制的,每个铆钉的帽有碗口那么大,一个挨一个,横竖成行,简直成了一个足有一尺多厚的铆钉门。两扇寨门无论是远看还是近观,都堪称高大威武,据老人讲打开或关闭一扇门,需要四个棒小伙才能推动。行文至此,我的耳畔仿佛传来当年开闭寨门时那沉闷的吱呀声,似乎在诉说着岁月的古老与悠长。
说到智王寨的坚固,不能不谈谈它的防御系统和火力配置。寨子的四角:东南、西南、东北和西北角各有一座炮楼,炮楼和寨墙融为一体,稍突出墙外,是个呈“凸”字形的两层楼,两层均可住人,三面都有枪眼和炮眼,专供架设土炮。四座炮楼加上东西两个寨门和门楼两旁的耳房上架设的土炮,共有一百多门,遇有敌情,互为犄角,火力交织,形成一个巨大的火力网。多少年来,智王寨坚如铜墙铁壁,就是在社会最动荡的时期,它都毫发无损。小股土匪望而却步,诸路豪强也总是绕道而行,直到解放智王寨从来不曾失守。
从前,寨门每天晚上按时关上,早晨按时打开,钥匙有专人保管。为了安全,夜里一般不轻易打开寨门,确系本寨乡民,遇有特殊情况,回来晚了或急事外出,看门人会喊起耳房里的护寨人员,一起把门打开。但不管是谁,每喊开一次寨门,都要被惩戒,要么罚一斤煤油,要么是两包香烟。这是村民自立的寨规以示严肃。
自清朝晚期以来半个多世纪,政局动荡,社会秩序混乱,兵灾匪祸不断,“大杆、小杆”横行。当地把小股土匪称作“小杆”,把大股土匪称作“大杆”,大概取“拉杆入伙”之意。当时最大一股土匪,是拥有千人队伍的“老汤”。他们在豫东平原上到处抢掠,劫村破寨,杀人绑票,“所到之处,牛马猪羊、衣物粮食皆洗劫一空”。老百姓皆闻风丧胆,就连大人哄孩子,也常说,“别哭了,再哭,老汤就来了”。可见这伙土匪的厉害。智王寨的富庶远近闻名,“汤匪”早就垂涎三尺,曾多次聚众攻寨,然而由于寨子墙高河深,人众枪多,每次都损兵折将,无功而返。因此,智王寨也就成了四邻八乡的避护所。
据在世的老人讲:解放前,每天傍晚智王寨东西两门大开,来自四面八方,十里八村的人,有的牵着牲口,有的赶着大车,车上坐着妻儿老小,载着粮食,衣物和贵重东西,排成长龙,鱼贯而入。他们多是附近的乡民,怕夜里遭到土匪的劫掠,来寨里躲避的。时间长了,他们有的就在寨墙外边空闲的荒地上盖起房子,作为临时的家。智王寨也就成了方圆十里八村名副其实的避难所和保险箱。
解放后政局稳定,寨墙也就失去了它的防护功能。又过了几年,家家户户穷得叮当响,老百姓夜不闭户,寨子的东、西寨门便昼夜敞开着。据《固墙地方志》载:1952年商水县银行要在固墙建营业所,用智王寨和三合寨扒寨门楼的砖头,修建了五大间房。这大概就是智王寨墙消失的发端。1958年“大跃进”,寨墙更是急遽地消亡,那些特制的墙砖估计都用来修建“万头猪场”了,猪得到了很好的庇护!至于炮楼上的那些土炮,可能后来都进了“大炼钢铁”的炼铁炉吧?
我游历过欧洲很多国家,参观过不同国家的古城堡,站在古堡里总感觉阴森森的,缺乏生活气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智王寨却是另一番场景,炊烟袅袅,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俨然一方“世外桃源”。可是,中世纪的欧洲城堡依然孤独地伫立,智王古寨却早已荡然无存。是寨之殇?人之殇?亦或国之殇?
伟哉,智王古寨!大哉,我的智氏先人!

此文采用了原智王村民、现客居平顶山的智天佑老先生的部分材料,特致以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