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家巷

知者 智者 知智者 智知者 知源者 智缘者 来此一聚 智者见智

 
 
 

日志

 
 

智王寨纪事之五海河  

2017-05-05 05:39:00|  分类: 智家人期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家人》笫五期
2017年5月发刊
栏目 慎终追远
作者 豫智书生
智王寨纪事之五:
海河
在智王寨外围有一条蜿蜒的护城河,宛如“白蟒玉带”沉静地盘卧在寨墙脚下。
这条河实为护寨河,但寨里的村民们却都叫它—海河,至于原因没人说得清楚。我猜想可能是当地人少见大海大江,常见的都是小河沟或池塘类,所以感觉既宽又深、水很多的河应该叫“海河”,有大河之意。
商水古称“五湖十八坡”,地势低洼,地表水很浅,地下水资源十分丰富。所以海河从前水量很大,从未干涸过。河水碧波荡漾,河面上漂浮着大片的荷叶、荷花、莲蓬、菱角等,水里有众多的鱼类,水底有莲藕,岸边遍布芦苇和茂密的水草,把一条海河装点得生机盎然,煞是好看。
夏天,嫩绿的荷叶把水面遮盖的严严实实,荷叶中伸出一根根的荷茎,托起一朵朵荷花,粉红色的花瓣捧着一丝丝金黄色的花蕊,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清晨,荷叶上的露珠像一颗颗珍珠,随着晨风在荷叶中滚来滚去,荷叶高兴的前俯后仰,但又生怕露珠掉到了水里。微风过处,那缕缕荷香沁人心脾。晚饭后,村民们喜欢聚到海河边,或乘凉,或赏月,或话家常,直到夜色很深才会恋恋不舍地离去。
没有荷叶的水面上常常是一簇簇的菱角叶,顶着点点的小白花,风起时,随着微波起起伏伏,时而叠在一起,时而扩散开来。成群的鱼儿在叶间游来游去,菱角叶时而会被拉向水深处,即刻又被放了回来。突然“扑棱”一声,一个巴掌般大小的鲫鱼跃出水面,在空中翻了个儿,落在荷叶上。荷叶惊得颤抖了几下,难承其重,只好把鱼儿轻轻的放进水里。“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一隅动感的江南水乡!
每逢梅雨季节,人们无法下田劳作,海河便成为钓鱼的好去处。吊桥旁,河岸边,人们一字排开,或头戴斗笠,或身披蓑衣,手握钓竿,全神贯注,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大有“斜风细雨不须归”的诗情画意。
有时芦苇也能成为海河的主角。温暖的季节,茂密的芦苇枝叶青翠欲滴,主干挺拔,静卧在水边或蔓延到岸上。西寨门外,地势低洼的水坑里长满了大片的芦苇和蒲草,与海河里的芦苇连成一片,甚是壮观。天气转冷,大片的芦苇荡慢慢枯黄,满眼雪白的芦絮则接踵而至。村民把芦苇的花絮叫苇毛缨子,是当地人编草鞋的必备原料,配上当地产的泡桐做木屐,既保暖,又不怕农村的泥水路,是我儿时过冬的必需之物。浓密的芦苇丛里有蛇类盘踞,上面有成群的鸟儿在鸣唱,下面有鱼虾在畅游,构成一幅多么完美的自然生态图画!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还在上中学二年级的村民智天佑,暑期放假回家,到海河里游泳曾做了如下叙述:躺在水面上,仰望蓝天,享受着阳光和家乡河水带来的愉悦。此时蜻蜓在眼前飞舞,鱼儿在身边遨游,鸟儿在耳边唱歌,不由诗兴大发,吟出了:“芦苇丛中雀喳喳,妇孺洗衣激浪花,鱼儿露头蜻蜓舞,彩燕掠水翅飞斜”。几天后这首诗被刊登在《商水日报》的副刊上。这是对当时“海河”环境最真实的记述。
海河是我孩提时代的乐园,也是给我幼小的心灵慰籍最多的地方。我家住在寨子的西头,距离海河最近处不足五十米远,夏天的很多时光都是在海河里度过。天还不是很热的时候,勇敢的孩子们已经开始下河试水了,更不要说天热的时候了,只记得一天有大半的时间呆在水里。早的,半晌午就开始下河嬉戏,午饭时被家长喊回去,或匆匆吃几口,撂下碗筷就往河里跑,饿了上岸回家吃碗剩饭或馒头,又赶紧下河和小伙伴游水、捉鱼。如果幸运,偶尔还能在河底的淤泥里挖出一截新鲜的莲藕,在河水里简单冲洗后,直接送入口中,凉丝丝,甜蜜蜜,那叫个美。我们时常还能从河里捞出碗口般大多年野生的河蚌、拳头大小的螺丝,但当时都不知道自己吃,砸烂后成为扁嘴子(鸭子的俗称)的美食。
热天,大人们也三三两两端着饭碗坐在河边的树荫下吹着凉风、吃饭、唠嗑,有的甚至一家老小把锅都端来了,成为海河边休闲一景。
小学时,放学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回家,拿起自制的鱼竿,跑遍海河的东西南北,去钓鱼、钓虾,钓乌龟、钓青蛙,流连忘返,乐此不疲。
夏天我们在河里游泳、捉鱼,它给我们带来清凉和无限的欢乐。冬天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小时候的冬天特别冷,海河早已结下厚厚的冰层,成群的孩子们在上面滑冰、追逐,附近村庄来寨里上学的学生们也来溜冰、嬉戏。海河成为一个天然的滑冰场!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曾几何时,海河大片的荷叶荷花不见了,芦苇荡不见了,水草也不见了,鱼儿越来越少。后来河水慢慢变浅了,干涸了,本来宽阔的海河越来越窄狭了。再后来,有人在河床上开荒种菜了。现在,个别河段已经污水横流了。
智王寨海河美景消失了,从地球的一端彻底地消失了......我那儿时的乐园!此刻,我无语了。只有心头在痛,在滴血。
环境保护已刻不容缓!
试问苍天:这究竟是谁之罪?什么时候才能还我后世子孙一片净土?一方碧水蓝天?
2017*05*01转发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