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家巷

知者 智者 知智者 智知者 知源者 智缘者 来此一聚 智者见智

 
 
 

日志

 
 

扎魚的人  

2017-06-07 19:14:26|  分类: 智家人期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家人》第六期
2017年6月刊
栏目 智姓故事
智王寨纪事之七:
扎*魚*的*人
智书生/文
智王寨曾经被一条蜿蜒的护城河包围得严严实实,只有东西寨门各一个吊桥供村民出入。这条河,寨子里的乡民们给它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叫海河,至于原因,现在已经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但关于海河的历史恐怕与寨子一样的悠久,据说智王寨明朝年间就有了,那么相应寨河的存在恐怕也不止四、五百年了。海河以前的模样,不知道有没有文献记载,但近半个多世纪以来的芳容却从不曾被忘却,那一个个鲜活的画面,一幕幕场景,恍如昨日,历历在目,至今还让人津津乐道,沉醉其间。
海河后来被切割成一段一段,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后的事情,村里人为了出行或生活、生产方便,在海河的东西南北等多个方位用黄土填塞了多个通道。海河的河水逐渐变浅、河道逐渐狭窄则始于八十年代末以后。
曾知否?古老的海河,既宽又深,河水清澈,碧波荡漾。河里遍布莲藕、菱角、芦苇和多种不知名茂密的水草,而更让人欣喜的则是满河的鱼虾,多是野生的鲢鱼、鲫鱼、鲤鱼、鲶鱼、火头鱼(黑鱼)、黄戈丫(小黄鱼)等。自己小时候不敢下河,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小河虾太多,在水里把人叮得又疼又痒,不敢久留。农闲时,人们或垂钓、或撒网,几斤、十几斤的鱼篓通常满载而归,甚至还有人捉到过几斤重的大乌龟呢!
据老人讲,夏末秋初,人们因陋就简,用木棍和门板绑在一起,做成简易的“筏子”,放进河里,站在上面划向海河的深处采摘莲蓬和菱角。也有人干脆用一根长木棍或竹竿绑上一把镰刀,照样能采摘莲蓬和菱角,不过那只能采近处的,离河岸远的就望之莫及了。每年的此时,就像到了收获的季节,总能给人们无限的欣喜。
满河的泥鳅和黄鳝有时候也出来凑趣。小时候我亲眼目睹了钓黄鳝师傅的表演,真是让我钦羡不已。钓黄鳝的师傅是外乡的,我看着眼生。他用自制的钓钩,像是用自行车条加工而成的,随便在河边转悠一会,时不时地俯身看看,大概一袋烟的功夫就收获了十多条黄鳝。我当时在后面尾随,很是佩服,对钓鳝人的技艺感觉既好奇,又神秘。
这里我要给大家介绍一种更特殊、更少见的捕鱼方式,那就是扎鱼。扎鱼有一定的局限性,因为仅能扎大鱼,而且只能在夏季。扎鱼的师傅是本村的大伯,现已过世,这门技艺或已失传。当时会扎鱼的人极少,因为这项技能要求极高,技术和胆量兼具,眼到手到,出手的速度和力道需要一定的火候。
我所见过扎鱼的工具是这样的,一个长约二尺的鱼叉,五根齿,中间三根长,两边的两根短,细长的铁齿上有倒刺,扎鱼人把鱼叉安装在一根几尺或近一丈长的竹竿上,竹竿的另一头系着一根细长而结实的线绳。
扎鱼最好的时节是麦收后,因为这个时间天热,大鱼喜欢浮出水面晒鳞,也是鱼苗刚孵出,需要母鱼寸步不离、跟随保护的时候。
中午或午饭后,你看扎鱼师傅出场了,他肩扛鱼叉,沿着河岸悄悄地、慢慢地走,或暂停脚步,或仔细观察,不能有任何的脚步声,更不能发出其它声响。因为这个时段河边的人最少,大家多在家吃饭或午休,河边很安静,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把鱼吓跑。好像夜猫子进村,一切都悄悄的,扎鱼人的眼神高度集中,仔细地搜索着水面上、水草里、芦苇丛中的任何细微的动静。
发现了,发现了,快看:水草边一团黑乎乎的,密密麻麻上下翻滚的东西,比筐口还大,这是一群小鱼苗,一群火头鱼苗,一群刚孵出不久的小黑鱼秧子,好几十条?不,有好几百条,全是长不盈寸的小苗。有这么多的小鱼苗,必定有一条大鱼在它们身边保护,扎鱼的人心里很清楚,机会来了,这是他们自己总结出来的经验。
此时,既要沉下心来,又要有足够的耐心。寻觅、凝视、等待,候着大鱼现身的一刻。
天热的时候,海河里青蛙很多,通常天刚近傍晚,寨河里已是蛙鸣四起。这个季节,小鱼苗最容易受到青蛙的侵害,母鱼为了保护它的孩子们,会紧随在幼苗身边,怕它们被青蛙吃掉,结果往往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这就真应验了那句老话,螳螂捕蝉焉知黄雀在后耶?
看见了,看见了!在这群黑乎乎的鱼苗的下面,有一条更黑的东西,随着小鱼苗的滚动,也在慢慢的移动着身躯,这是一条母鱼,一条大黑鱼!可怜的母鱼,它怎么能知道已经被发现了,被盯上了?真是祸从天降!
只见扎鱼人早已经摆好了架势,把绳子套在手腕上,托杆、侧身、瞄准一气呵成,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嗖”的一声,鱼叉一头扎进水里。呼隆一声,水里泛起了一个很大的漩涡,鱼叉随着沉没在水里,被拖向远方,杆上的绳子也逐渐被拉紧。扎鱼人心里明白,成功了,他紧握手里的绳子,等待收获的那刻。
过了一会儿,绳子渐松,鱼竿也露出了大半截,水面上泛起了一片殷红血迹。大鱼渐渐失去了反抗,不再挣扎,扎鱼人慢慢地收紧绳索。终于,一条黑乎乎的,圆滚滚的,十多斤重的大黑鱼被拖上了河岸。扎鱼的人心满意足,高兴而归。
大黑鱼的命运大家都能猜到,最终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食。可它的子孙后代小黑鱼却甚是可怜,从此失去了保护和依靠!
智王寨的海河多像慷慨的大自然,无私地给人以物质上的馈赠、还在精神上给人以无限的欢喜和念想。可是,人们去不懂得珍惜和保护,还不断地对它进行污染和破坏,直至眼见它逐渐消亡。
我虽然离乡已久,故乡的人和事也渐渐淡出记忆,但还是会经常念起小时候的那条海河,那条智王寨的母亲河!想起海河边那扎鱼的人。
(特别感谢村民智天佑为本文提供了素材)
2017*06*07发文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