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家巷

知者 智者 知智者 智知者 知源者 智缘者 来此一聚 智者见智

 
 
 

日志

 
 

红脸牧羊女  

2017-07-10 15:16:41|  分类: 智家人期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家人》第七期
2017年7月刊
栏目 智者小说

红脸牧羊女
智广俊

张亮从沟底向山顶登攀,太阳像颗蛋黄斜悬在西山头上,羊肠山道崎岖难走,不见行人的影踪,只有山鼠在岩石上跳跃、灌木丛中窜走,远处不时传来几声乌鸦的怪叫,淖尔梁真是荒凉。
张亮走得满头是汗,已经快到山顶了。坡顶上忽然传来悠扬动听的山曲:
(男声)想亲亲想得我手腕腕(那个)软,呀呼嘿;
拿起个筷子我端不起个碗,呀儿呦。
(女声)想亲亲想得我心花花花乱,
呀呼嘿,呀呼嘿;
煮饺子下了一锅山药(那个)蛋,
呀儿呦,呀儿呦。
是一个女人用男女二声唱山曲,男生腔唱得浑厚昂扬,女生本色唱得宛转悠扬。张亮听呆了,不由地停下了脚步。不一会儿,一个高挑浑圆身材的牧羊姑娘出现在山岩边上,蓝裤花袄,脖子上系着一方红头巾,两根小辫搭在肩头,手里拿着放羊铲,夕阳下身材轮廓分明,曲线毕现,三五绵羊散在她的脚下吃草,她美丽的就像一座雕塑。张亮忘记了走路。牧羊姑娘也许感到这个傻呆呆的行人有点好笑,喊了一声——哎。张亮惊醒了,回应了一声——喔。他边走边望着姑娘,一不小心,一脚踏空,摔下了山道,姑娘笑弯了腰,一闪身不见了,只有银铃般的笑声在山谷中回响。坏了,张亮脚崴了,不能走路了。张亮早听说大山里有野狼,眼看不能走路了,有可能要当野狼的干粮。张亮急了。他放开嗓子喊:老乡帮帮忙,我脚崴了;老乡,我是下乡工作组。
不一会儿,那个牧羊姑娘来到了张亮身旁,红扑扑的圆脸脸,毛茸茸的大眼睛,黑豆豆的的眼珠瞅着张亮直笑,她揶揄张亮:大小伙子,走路不看路,滚下了山道,丢人不丢人?
张亮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他红着脸接着姑娘的话头说:斜阳崖头立美女,真是一幅绝美的风景画。我没丢了魂就不错了。
牧羊姑娘脸一红,恼了,说:你活该。转身要走。
张亮这下慌了,连声讨饶:姑娘,对不起。你不能见死不救,丢下我喂狼。
牧羊姑娘其实也是佯装要走,她哪能把一个受伤不能走路的工作组干部丢下不管呢?她也拿张亮戴的眼镜开起了玩笑:你一个四眼狼,还怕个四腿狼。
张亮说:我刚出校门就进了大山,出师不利呀,惹不是遇到你这位活雷锋相救,红格尔图村就怕去不成了,夜晚待在深山里,即使狼不来,我也会被吓死的。
哼!瞧你白脸书生没出息的劲吧,一个大男人,这样的话也好意思说得出口?上了淖尔梁顶,就到了红格尔图村,你拄着羊铲走吧。说着把羊铲递给了张亮。
张亮咬着牙,拄着羊铲一步一跳地往山顶登攀,累得豆大汗珠往下滚,也走不了多少路。日头就要落山了。牧羊姑娘也着急了,说:我遇到你这个讨吃货算是倒了霉。天一黑,羊群回不了村,可咋办呀。干脆我扶你走吧。说完靠过了身,伸过来手。牧羊姑娘比张亮还高半个头,张亮依傍着姑娘坚实的臂膀,走路顺当多了。姑娘身上没有一点脂粉气,一股健康天然的青春气息直达张亮的心灵深处,唤醒了张亮青春的躁动。张亮嘴甜,讨好牧羊姑娘,说:你唱得真好,天生一副好嗓子,要是再经过声乐训练,名师指点,你一定会成为一名歌唱家的。
姑娘说:白脸书生就会骗人,我一个放羊的,能成为歌唱家?
怎么不可能?草原百灵德德玛也是牧羊女出身。张亮说吧,张嘴就唱:美丽草原,我的家……,牧羊姑娘也随声附和。两人边走边唱,你一首来我一首,你唱我和,不亦乐乎。歌声撩动着爱情的萌芽,张亮心动了,他对姑娘一见钟情,爱上了这个大山里的牧羊姑娘。
两人不知不觉到了山顶,牧羊姑娘才发现,这个白脸书生紧紧依偎在自己的身上,脸一红,推开了张亮,说:你看见村子了吧,你自己走吧。说完,一路小跑去追赶收拢羊群去了,只是不时回过头来瞭望。
张亮是县宣传部的干事,来红格尔图村是下乡搞社教工作的,为期半个月。淖尔梁顶一马平川,是天然牧场,约有1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绿草茵茵,山花烂漫,真是一方世外桃源。山顶上只有红格尔图一个村,二十三户人家,不到一百口人。张亮住在生产队队长老牛家。他白天跟着社员一起下地劳动,每星期三五晚上召集社员们开会学习,几天工夫就与生产队里的社员混熟了。这是一个半农半牧的生产队,以牧为主,牧业生产条件不错,社员人均收入远高于山下的生产队,只是太偏僻了,离山下最近的村庄也有十八里远。山外的姑娘不想嫁到淖尔梁村,村里已经有五年没娶回一个新媳妇了,大小光棍有二十六个。张亮已经知道牧羊姑娘叫芳芳,是村西头梁三老汉的姑娘,今年十八岁了。
张亮找了一个机会向芳芳倾吐了心声。芳芳也对张亮这个白面书生干部有好感,但她警惕性可高了,她说:白脸多是奸臣,不可靠。如果你是真情实意,你让你父母亲自来我家提亲,我要明媒正娶才跟你走。你今后也不要单独来找我,小心让我父亲和哥哥看到,打折你的腿。
张亮只要芳芳这几句话就足够了。社教工作结束后,张亮下山了。他满怀信心说服父母亲,过几天再上淖尔梁向芳芳的父母亲提亲。
张亮书生意气,他想得太简单了。他回城后向父母亲一汇报,家里顿时风波骤起。父亲不等张亮把话说完,就勃然大怒,骂张亮胡来,你一个中专生,国家干部,找一个农民,真是自毁前程。母亲哭诉,你知道找一个农村媳妇,今后的日子过得有多难吗?媳妇来到城里,她没地方找工作,单位不给你们安排住房,粮食局不供应口粮,有了孩子,派出所不给上户,孩子大了,进不了城里的学校就读,就靠你每月三十六块五的工资咋活呀?这些事,张亮不是没有考虑过,但他坚持认为,爱情是人生最大的事,其他都是小事,芳芳漂亮、淳朴、豪爽、热爱劳动,还很会唱歌,能与心上的人在一起,这就足够了。他对父母亲说,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对象是我的最大心愿,今后挣得钱多多花点,钱少少花点,日子过得顺心才是最主要的。他还责问父亲,您当年参加革命,出生入死,解放后当了官,找我妈时,我妈当时也没有工作,家庭成分也不好吗?张亮听母亲说过,姥爷是一个资本家,单位组织批斗姥爷。母亲给姥爷送饭时,遇到了主持批斗会的父亲。结果父亲一眼爱上了母亲。父亲长叹一声,说,就因为我不顾领导的批评反对,要找你妈,结果自毁了前程,至今还是一个科级干部,我不能让我的悲剧在你身上重演。母亲不光不恼父亲的话,还附和地说,你爸当年不顾政治影响,执意与我结了婚,断送了前程,要不以他的资历和工作能力,早当上了市长了。亮亮,你爸爸说得对,找对象也要有政治头脑。张亮已经头脑发烧了,根本听不进父母的意见,他反唇相讥,说现在是新社会了,国家干部找一个生产队的社员做老婆,就没有政治头脑了?这是一个共产党员、国家干部的逻辑吗?父亲恼羞成怒,咆哮着骂张亮混蛋。在一旁的妹妹也插嘴说:哥,今后你别把你的土梅花往家里领,我嫌丢人。妹妹竟敢这样说话,张亮气急了,他往妹妹身边凑。结果,他还没走进妹妹的身边,就迎来了父亲的大耳光。父亲的手哆嗦着,指头直指向张亮的眼睛,气急败坏地怒喝:你给我滚出去。我再不想见到你。张亮摔门而出,身后传来母亲的哭声。
张亮是一个有主意的人,一旦下定了决心,九头牛的劲也扳不回来。张亮离家后住到了单位办公室,吃在单位食堂。期间母亲来过几次,劝张亮回心转意,张亮不听。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听说了这事,也都认为张亮糊涂,好心相劝张亮改变主意。可是张亮一概听不进去。张亮所为,并不是违法违纪的事,纯属个人问题,别人也不能过分地干涉,单位领导只是不再安排张亮下乡了。但私下里,张亮要娶牧羊姑娘的事,成了干部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多数人认为张亮色迷心窍,丧失了理智。
一个星期天,张亮从商店里买了二斤槽子糕和一斤水果糖,独自走向淖尔梁,他要向芳芳家人求婚。
张亮走了六十里山路,下午两点多才走进了芳芳的家。芳芳放羊不在,芳芳父母和哥哥、弟弟午休起来正要出工劳动。他们见到张亮都吃了一惊。张亮掏心掏肺地向芳芳全家人表明了心迹。谁知,芳芳家人越听脸色越阴沉。芳芳父亲抽着旱烟锅,将烟锅头重重地磕在炕沿石条上,冷冷地开口说:我家芳芳高攀不起你。张亮急赤白脸地说:我一定会对芳芳好,永不变心,白头偕老。芳芳爸爸不耐烦了,说:我们不凭信你。你一定要找芳芳也行,先拿来八百块彩礼钱,你领芳芳走人。
张亮傻眼了,他从哪儿能凑出八百块钱呀。张亮气愤地说:您这不是卖闺女吗?我现在实在拿出来这笔钱。我们今后会给您比彩礼多出十倍、百倍的钱,孝敬您二老的,请相信我。
芳芳母亲说话了:我们庄户人就讲实际。我们还指望拿芳芳的彩礼钱给他哥哥娶媳妇呢?我不想听见卖闺女这种侮辱人的话。我们农村人就按千古传下来的老规矩做事,家家一样,就是这样的一个理。不给彩礼,就想娶媳妇,你做梦去吧。
张亮怔住了,无话可说。
芳芳的哥哥是一个二杆子,他明白了这个白脸书生一旦骗走了芳芳,自己这辈子就别想找上媳妇了。他可不客气了,黑着脸,把张亮带来的槽子糕摔在门外,黑手指着张亮,喝道:快滚!你再敢来淖尔梁,看我把你从山崖上扔了下去。院里的鸡,猪、狗围过来争抢糕点吃,叽叽、哼哼、汪汪的叫声响成了一片。
张亮脸色刷白,虚汗直冒。
正好牛队长赶了过来,好说歹说,制止了事态的发展,他拉上张亮走了。芳芳的哥哥、弟弟凶神恶煞地在身后跟着,张亮连牛队长的家门都没进,直接下山了。
张亮头蒙混混、混沌沌地下了山,回过头来相望,一个牧羊女像一座肖像立在崖头。张亮放声嚎啕大哭,城乡差别、干部与农民的差别咋就比这几座大山都大,张亮实在无能为力越过这重重大山的阻隔,与心上人共结同心。可爱的牧羊姑娘,下辈子再相会吧。
四十年后的一天,有一家人开着宝马车上了淖尔梁草原风景区游玩。开车的男主人是一个瘦削老人,苍白脸上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风度翩翩。他站在崖顶上眺望,久久不语,触景生情,一首诗脱口而出:淖尔梁上是红格尔图村庄,村里住着红脸的姑娘,拿着鞭子天天放着羊,唱着情歌日日等着新郎。不摸点滴油霜,自带迷人的芳香。康健的身体高高的乳房。不知你嫁到何方?现在生活怎样?红格尔图啊,那红脸的姑娘。旁边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她听后用欢快的语调对一位中年妇女说:妈,我老爸的诗做得多好,多么浪漫,多有情调呀。那位母亲,身材富态,白脸妩媚,她用丹凤眼斜瞅一眼自己的男人,嘴角一抽,露出一丝轻蔑的讥笑,从鲜红的嘴唇里吐出一句话:老不正经,又犯了神经病。
2017*07*08转发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